ZA新循环保科技

2019-09-03 ZA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无数人知道了稻城亚丁。稻城亚丁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香格里拉镇亚丁村境内,被誉为“水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ZA 2019年年会,就发生在这个美得如画卷般的地方。


连日的舟车劳顿和高原反应,也熄灭不了ZA团队探索稻城亚丁天堂般美景和神秘的藏传佛教文化的热情。走在稻城亚丁,随处都可以美得让人落泪。但比美景还让人感动的,却是当地藏民的淳朴和虔诚。辽阔壮美的青藏高原,孕育出了藏族人热情豪爽的性格。他们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甚至生命,诠释着他们的信仰。藏民们热爱生活,能歌善舞。青稞酒、酥油茶、牧马放牛、朝拜诵经,这几乎构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然而,在城市人看来如此简单清苦的生活,还是不掩藏民们浓浓的幸福感,那些饱经风霜、被日光晒红的双颊总是挂满了憨笑。


那些憨笑,似曾相识,不禁让我们想起去年ZA年会探访的、居住于马来西亚热带雨林中的土著部落。他们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保留着一万年前旧石器时代末期的食物采集者的生活方式,过着非常健康和环保的生活。但是由于单位土地可供采集的自然资源有限,每个部落的人口只有几十人,远低于以农业为生的部落。此外,由于长期与世隔绝,知识和科技一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这里引出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人类社会是否应该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放慢脚步,安于现状,过与自然融合的田园生活呢?



唐太宗说过,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回顾一下人类文明发展史,也许可以找到答案。


天花病毒曾经是一种恐怖的传染病。它诞生于2000多年前的远东,八世纪时传播到欧洲,吞噬了欧洲大陆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哥伦布发现美洲后又散布到美洲。随着欧洲人在海外的殖民进一步散布到其他大陆。由于海外民族长期与世隔绝,缺乏对病毒的免疫力,相比于欧洲殖民者的大炮火枪的屠杀,殖民者带来的各种病毒对当地土著的杀伤力更大。美洲的印第安人、澳大利亚的土著,以及加勒比海诸岛的居民都遭受了种族灭绝的厄运。西班牙人仅凭一支180人的军队,就征服了南美洲拥有1千万人口的印加帝国。1796年,英国人终于发现感染了牛痘的人对天花有免疫力,开始了对天花病毒的征服。1980年,人类终于宣布彻底根除天花病毒。


相比于其他物种,人类对于未知的探索,对于新知识和技术的学习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正是因此,人类才在过去几万年中免遭灭绝的厄运,并成为地球的主宰。


人类文明最早的中心是中东地区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文明,发生于公元前3500年。随着文明的传播,古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以及中国文明开始崛起。在中世纪公元500-1500年这1000年时间里,当阿拉伯人的伊斯兰帝国和罗马帝国席卷欧亚大陆的时候,西欧还属于落后的地区。但正因为他们自身比较落后,所以乐于并急于学习和适应外界。他们拿来中国的四大发明,充分发挥这些发明的潜能,并将它们用于海外扩张,这种扩张又引发更多技术进步,最终使西欧成为近代文明的中心。


相反,当时的中国处于唐宋元明朝代,因为自身的发达,自然而然的产生优越感,认为西方蛮夷之人没有什么可以学习的东西,使得中国在一个世界发生巨变的时代停滞不前,终于在清朝后期沦为欧洲列强的欺凌的对象。



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安于现状,没有危机感,不能虚心学习其他国家民族先进的知识与科技,发展自己的科技,与时代共同进步,它就会面临被历史淘汰甚至被对手消灭的危险。同样,这个规律也适用于一个公司,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


所有这些事实给我们的启示是,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变革的时代,历史的发展速度与上几个世纪相比已经越来越快。在这样一个不断加速变革的时期,适应能力对个人和民族的成功、甚至生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必须要不断提高自己,以变应变。


人类从原始社会走到今天,文明的到来使经济和政治关系发生重大变化,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与成就,但也出现了等级制度,贫富分化,这些可以说对人类的平等来说是一种倒退。可是,从历史的观点看,尽管有不公平和剥削,历史却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旧石器食物采集者的生活很可能比文明社会中农民和工人的生活更平等、自由,更舒适,但同时也注定了他们没有危机感,无法提高生产率,发展科技,而最终遭受被殖民者屠杀的命运。


最初,文明和进步使少数特权阶级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多数人。但是,就人类历史而言,重要的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确取得了进步。正是这些进步,最终让我们战胜瘟疫和饥荒,提高生产力,创造出辉煌灿烂的科学、文学与艺术,最终使多数人和少数人一起受益。



然而,科技是一把双刃剑。


早在科技革命刚刚兴起的17世纪,英国哲学家培根(Francis Bacon)就曾经指出,人类对科技的追求是值得赞赏的,但是它需要用正确的伦理、用“人性和慈悲”来加以引导。这种追求不应该是为了争强好胜、追名逐利、争权夺位,或其他类似的卑微的目的,而是应该为了全人类的福利。


显然,当今许多政客、商人、甚至科学家已经忘记了这个初心,丧失了人类应有的伦理道德,沦为了经济动物。


一个社会的首要目标必须是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食物、住所、健康、教育。但是,如果这些基本需求已得到满足,难道人们还必须无视伦理道德、正义、和生态的代价而一味强调经济生产率吗?对于这个问题,人类尚未给予足够的思考,也才使得盲目的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在全球泛滥。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意思是不追求名利、生活简朴才能树立高洁的志趣;心境安宁平和,专心致志,排除外界干扰,才能达到远大的目标。这是三国时期名相诸葛亮告诫儿子的家训,然而17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读来仍然受益匪浅。不为名利所累,不为繁华所诱,从从容容,宠辱不惊。真正的淡泊与宁静,属于內心充满力量的人。


两千年前的中国儒家名著《礼记 大学》也告诉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如果你有远大的志向,就应该从提高自己的修养和学识做起,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家庭和睦,才能受人敬仰,才能管理国家,使天下太平。当然,如果你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最起码,也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好人,不要成为社会的危害和负担。正所谓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我们们常常会思索这个问题:人到底为什么而活,人生的意义究竟为何?其实很多哲人、伟人、和宗教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帮助你爱的人,帮助困苦的人,你得到的精神上的快乐和成就感是金钱和物质所无法给予你的。那些为自己的私欲而活的人,即使拥有了全世界的财富,在精神上也只是一个乞丐,极度空虚,不会有真正的快乐。


在时间和历史的长河中,最终大部分人都会被遗忘,归为尘土。只有那些伟人,那些为国为民的英雄,才会被人们铭记和传颂,像霍去病、诸葛亮、岳飞、文天祥......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最难忘的旅行,都是那些充满冒险和未知的旅程;最难忘的人生经历,往往是那些最艰辛最困难的时刻。当你的路走得很轻松很容易的时候,往往都是在走下坡路。


岁月静好,只因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我们每个人都不应安于享乐,甘于平庸,一直让爱你的人为你负重前行。有一天,你终要长大,你终要学会为你爱的人负重。


《神雕侠侣》里,程英说过一句话:你看那天上浮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们经历了人生的聚散离合,当我们都已老去,再聚首时,可能是在养老院临终的病床边。那时,当我们回忆起曾经一起的冲锋陷阵、风雨同舟,回忆起曾经一起的把酒言欢,回忆起2019年夏天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这段美丽而艰辛的旅程,也许才能真正体会清代第一词人纳兰性德这句词的含义:当时只道是寻常。